延边旅游本地群

男人的钱包里不能放的东西!都看看吧!

网事菲菲 2021-11-23 15:52:36

第1章 你的经期乱了

中午十二点刚过,杭城嘉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部大楼。

刚刚搞定萧区一块黄金地皮的韩震心情不错,于是命秘书给自己开了一瓶红酒庆祝,酒杯刚刚端起,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高脚杯里的红酒不停地震荡着,最后居然从红酒杯中飞了出来。然后红酒化作了一条细线,在韩震办公室的墙壁上飞舞着。

几行字蓦然出现在墙壁上:“韩震,还记得十八年前我们徒弟和你女儿之间的婚约吗?现在我徒弟已经下山去你女儿住的地方了,先让他们两个年轻人朝夕相处培养一下感情。等到时机成熟以后,再让他们玩婚吧。”

这神奇诡异的一幕直接把韩震那位有着36c的秘书给吓晕了过去。韩震倒还算比较镇定,口中还喃喃自语了一句:“原来已经十八年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上再度显现出几个字。首先之前那个“玩婚”的“玩”字被打了一个叉,然后在上面改成了“完”字。接着下方显现出一行小字:“我徒弟叫江枫,应该在五分钟以后会到你女儿住的地方。”

“五分钟?”韩震惊呼一声,赶紧拿起办公室的座机拨打自己女儿韩初雪的电话。

一阵电话铃声响过以后,韩初雪懒洋洋的声音在电话听筒中响起:“喂,爸。昨晚我跟同学一起去酒吧庆祝喝多了一点儿,你等一个小时以后再打电话给我哈,么么哒……”

“喂!初雪!初雪!”韩震没来得及叫住自己女儿,电话里面已经传来盲音。韩震无奈,只好再打一个电话给自己司机老杨:“老杨,马上准备车送我去水云居。另外赶紧打电话给水云居的物业管理处,让他们不要为难一个去找初雪的年轻人。”

西湖水云居。嘉业公司在杭城的经典楼盘之一,是专门针对年轻人推出的高档公寓小区。韩初雪因为在杭城大学念书,为了方便所以平时就住在了这边。

“叮铃!叮铃……”

千篇一律的门铃声响起,韩初雪在睡梦之中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一下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谁啊?”

“叮铃,叮铃……”

回答韩初雪的是两声门铃声,韩初雪喃喃说了一句:“等一等……”然后倒回床上又继续陷入了熟睡之中。

门铃声在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里都没有再响起,站在门外的人似乎有点儿等得不耐烦了,于是紧接着“叮铃、叮铃、叮铃……”的声音响个不停。

韩初雪此刻终于完全被那明显带着恶意的门铃声给惊醒,她愤怒地叫了一声:“谁啊!”

然后起身换了一身休闲的白色t恤加橙色运动长裤,如此一身装扮立刻将她那凹凸有致,高挑完美的身材给淋漓尽致的衬托了出来。

当然,拥有着像韩初雪这等身材和容貌的女人,哪怕她穿个军大衣你也能看出时尚感和美感来。

韩初雪穿着拖鞋走到客厅,门铃声还在响着。

韩初雪被那门铃声催的都忘记了用猫眼看一看门外是什么人,她一下拉开房门,不满地问道:“谁呀,找……”

“我靠,两个老家伙非要逼我从山上下来保护一个人。为此还不惜放任寻龙宗的那个老家伙来找我麻烦,我还以为要保护的是个白纪残存的恐龙呢。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江枫故作镇定地低头看着地面,但实际上眼睛的余光却一直都放在韩初雪那高耸的胸部上没有挪开过。

韩初雪用惊讶的目光打量了江枫一遍,找谁啊的“谁啊”两个字还没有从韩初雪的口中说出口来,眼前的情景让她美丽的小嘴变成了一个漂亮性感的“o”形。

江枫大约二十岁左右,留着一个丑到了极致的锅盖头,穿着一身土到掉渣的藏青色中山装。背后背着一个小木箱子,左手拎着一只老母鸡,右手牵着一条黑色的土狗……准确说是一条黑色的,好几个地方都脱了毛的癞皮狗。

“这样的狗,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虱子。”韩初雪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戒备的往后退了一点点,问道:“请问你是哪位?你找……”

“我叫江枫,你是韩初雪对吧?”

“找我的?”韩初雪愣神了,说道:“我不认识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我两位师父让我来找你的,说是你父亲请了我给你当保镖。从今天起我将为你提供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江枫说着,直接从韩初雪身旁的空档之中钻进了屋子。

他进屋一下环顾了房间一圈,然后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自顾自地说道:“不用太客气了,我不喝饮料的,给我一杯茶就好了。相信你这里也没有我常喝的‘仙山龙叶’,所以茶叶凑合凑合就龙井吧。

我师父说我要贴身保护你,所以你得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不习惯睡那什么席梦思,你帮我把房间里的床换成竹板床就行了。

哦对了,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该先请我吃顿饭?不要太隆重,我这个人好养活,什么都吃的。”

江枫一番话说完以后扭头看向韩初雪,他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哦,对了。我还给你带了见面礼。”

说着他举起自己手中的老母鸡:“这是我养的最能下蛋的母鸡了,你可千万别想着杀它吃鸡肉,它一天能下三个蛋呢。它下的蛋呐,那味道……”

韩初雪沉默了五秒钟,这五秒钟的时间里她脑子里面就只有一句话“这是哪里来的极品?这是哪里来的极品……”

五秒钟以后,韩初雪终于爆发了,她忍不住大声说道:“谁说让你住在这里了,不对!谁让你进这房间的?还有你那破狗……”

“实际上,它是貔貅,虽然血统不太纯,但终究是有貔貅血统的。你别说它是‘狗’,更别说它是‘破狗’。貔貅天性凶厉,自尊心极强。你这样说它,它会生气的。”

江枫十分认真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认真的就好像他那条都脱了毛的癞皮狗真是貔貅一般。

不过江枫的话音刚落,他那只癞皮狗当真就冲着韩初雪“汪汪”大叫起来,吓得韩初雪惊呼了一声,立刻往后退了两步。

江枫赶紧拉了一下手中的绳子,斥责道:“狗蛋儿,不准发脾气,听话!”

“你不是说它是‘貔貅’吗?现在又叫它什么‘狗蛋儿’?”韩初雪不满地说道。

江枫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怎么?貔貅就不能取名叫‘狗蛋儿’了吗?”

“那狗蛋儿不应该是狗的名字吗?”韩初雪这句话刚一说出来就立刻反应过来,她再度大声吼道:“谁要和你讨论你的狗叫什么名字啊,我现在警告你,立刻给我从这个房间里走出去,我不需要什么保镖,更不要一个土包子来当我保镖!”

坐在沙发上的江枫腾的一下就站起身来,他面对着韩初雪,眉头微微皱着,显示他很不满。

江枫道:“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土包子。我和我两位师父虽然都住在山上,但我也是会上网,有企鹅帐号的!你别以为你生活在城里,就可以随便侮辱人!”

“我……”韩初雪心中一惊,她刚才也是生气昏了头,所以才叫出了“土包子”这个侮辱性的称呼。良好的教养让韩初雪还是没能忍住给江枫道了个歉:“对……对不起啊,我不会是故意的。”

江枫点了点头,又说回到了沙发上:“好吧,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下次别再犯了。

另外来保护你是我师父给我下的命令,师命是绝对不能违的。如果你不想我保护你也行,让你父亲给我师父打个电话,只需要我师父一句话我立刻离开。”

“你师父的命令关我什么事啊,这是我的房子,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韩初雪气愤地说道。

哪里知道江枫根本不理她,直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然后一脸认真地挑选起桌上的水果来,好像水果盘里的五六种水果让他很难抉择一般。

韩初雪被江枫这明显准备耍无赖的行径给气极了,她立刻走到茶几旁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楼下物业管理处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立刻上来赶走一个人。

物业管理处询问两句后竟然告诉韩初雪,刚才江枫牵着狗进小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阻拦过了,但是最后杨总打了电话来,让他们绝对不能得罪这个叫江枫的年轻人。所以现在韩初雪让他们上来赶江枫离开,他们也不敢来。

韩初雪一听立刻愣住了,这栋小区就是她爸集团公司下面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修建的,物业也是韩氏集团下面分公司的人,保安们口中的杨总是她爸韩震的私人助理,他发话了就等于是韩震发了话,难道这人真是我爸给我请来的保镖?

韩初雪将电话一挂,气呼呼的对江枫道:“你马上给我走,我不需要什么保镖,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

说完韩初雪给她爸拨了一个电话,但里面传来的却是忙音,提示她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韩初雪越发的生气了,最后她终于拨了“110”三个数字。

原本还在犹豫是不是按下去,但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枫开口说话了。

只听见他说道:“你这房子的风水格局其实还算不错,坐北朝南、背靠湖水。水利财,所以你应该是不愁吃喝,不缺钱财用度。但是你这里唯独致命缺点有两个,一是你用了落地窗玻璃,光照居室气血顺。

意思就是尽量让阳光透入到房子里面会使人精神饱满,不易生病。但是光照过度就会使得阳气太盛而阴气太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人容易变得暴躁,就比如你现在这样。

而人一暴躁呢就会有许多连锁反应,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最近几个月应该是月事到来之期不循常例。直白一点说就是……你经期乱了……”

江枫说完最后五个字,韩初雪终于坚定不移地将手指触摸到了拨出键上。

第2章 母老虎

“喂,110吗?我这里西湖云水居3栋b单元8808号,我这里闯进来了一个陌生人,请赶紧派警察来。”

挂了电话,韩初雪试探着对江枫说道:“你……你还不走?我已经报警了,一会儿警察来了会抓你的。”

江枫扭头过来看向韩初雪,手中把玩着韩初雪那把水果刀。

江枫道:“虽然我是山上下来的,但我不是法盲。首先,我不是擅闯民宅,因为我是你父亲为你聘请的保镖。然后我也没有伤害你,所以我没犯法,警察不会抓我。最后……你明知道我是你父亲聘请的保镖却还对警察说我是陌生人。你报假警,错的是你……”

韩初雪彻底被江枫那有条不紊的说话方式给打败了,现如今的她只希望警察能够快点到,然后把眼前这人给带走。

杭城果然不愧是浙省的省会,这出警速度就是比一般的地方快。算着时间也不过五六分钟,门外传来“叮”的一声电梯抵达的声音,然后便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3栋b单元8808……在这边!”

接着,一个女警察带着三个男警察走进韩初雪的这房间里面。

女警察对韩初雪问道:“小姐,是你报的警吗?”

韩初雪点点头,指向江枫:“他闯进我家,赖着不走,我不认识他。”

那女警察扭头看向江枫,目光很快锁定在了江枫手里的水果上。

江枫此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女警察立刻摆出一个戒备的姿态,右手摸在自己腰间的手枪上大声喝道:“不准动!双手抱头,蹲下!”

女警察对着江枫这么一吼,江枫手中牵着的“狗蛋儿”立刻“汪汪汪”地大声叫起来,并且还作势往前扑,似乎是准备攻击那女警察。

女警察毫不犹豫地拔出手枪对着“狗蛋儿”,原本一脸和气准备跟那女警察解释一下情况的江枫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冷:“别拿枪对着‘狗蛋儿’!”

“我叫你双手抱头蹲下,你听见没有?”女警察大声再次喝道。

江枫扯了一下手中的绳子,说道:“‘狗蛋儿’安静一点,自己找个地方趴着去。”

说完,江枫放开了手中的绳子,刚刚还十分暴躁的狗蛋儿突然就安静下来,然后摇着脑袋跑到沙发旁边趴着。

江枫看向那女警察,摇了摇头道:“你天挺饱满,眼大有神,这证明你家世不错,三代之内必有人在当官,并且官职不小。可惜你眉密且硬,看似好像是柳叶眉,实则是暗藏剑眉的眉形。

这代表你这个人虽是女子,却个性刚强,性格冲动。又兼你眉宇之间隐有黑气,最近必定时运不济,琐事缠身,不是财运有阻就是事业在走下滑路。

另外你头发又粗又硬,麻衣神相上曾经说过‘发粗且硬,夫妻不同行。’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应该从来没交过男朋友。不过这也难怪,虽然你长得还算不赖,家世也不错,但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喜欢母老虎不是?温柔一点,叫一声‘大师’,兴许我还能指点你两句,让你今年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江枫一番话,房间里的另外五个人听了各自反应不一。韩初雪是无语,感叹江枫虽然模样比较土,但这装神棍的本事还真是不小。

三个男警察是惊讶,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一个没忍住竟然喃喃说了一句:“天,活神仙啊这是。”

不过那女警察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股无形的气场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

三个男警察齐齐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明白江枫遭殃了。

年纪最大的那个男警察还一脸愧疚地看着江枫低声自言自语道:“对不住了活神仙,我救不了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不想当鱼啊。”

“你说……我是……母!老!虎!?”

这句话一共七个字,每个字都好像就是从女警察的嘴里迸出来的一般,到了最后一个“虎”字的时候。女警察身上的气势终于达到了最巅峰,她提着手中的手枪走向江枫,大声叫道:“老娘哪一点像母老虎了?你说!你说!你要是说不出来老娘一枪崩了你!”

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女警察手中的手枪已经顶在了江枫的头顶上。

“李队,别冲动!”

三个男警察料到了女警察会冒火,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气到如此程度,还真的把枪指在了别人的头上。这如果要是传出去,那可是要挨处分的,搞不好连警察都当不了了。

至于走火什么的那三个男警察倒是没有担心,因为摆明了李队是吓唬那小子的,枪连保险都没开。

刚才还侃侃而谈的江枫突然一下没了声。不是因为他害怕了,而是因为他真的生气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头。

江枫冷冷说道:“你今天要是不开枪,你就是被我睡了七个晚上然后没有再联络的前炮友。”

“你个王八蛋!”李冰薇怒骂一声。

此刻江枫突然间就动了,只见他身体突然往下一沉,然后往后一缩。双手犹如灵蛇一般反探回来,李冰薇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手中的枪已经被江枫夺了过去。

江枫反手过来将李冰薇的手反曲到背后,手中的手枪也顶在了李冰薇的后脑勺上。李冰薇并未就此放弃反抗,右脚反踢,脚后跟狠狠地踢向了江枫的下体。

江枫反应也是极快,两腿一夹将李冰薇的右脚死死夹住,然后把她身体往下一压冷喝道:“不要命的话你就动。”

李冰薇挣扎了一下,可根本就是动无可动。

刚刚还劝李冰薇不要冲动的三个男警察,这下齐齐改为劝江枫了。

“活神仙,你可千万别冲动啊,放下枪,万事好商量。”

三个男警察也是紧张不已,他们四个人里面,只有李冰薇一个人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出行配了枪,所以他们三个也没有什么好的阻止江枫的办法,只能对江枫好言相劝。

韩初雪也是惊呆了,事情的发展也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不就是普通110出警吗?怎么就弄得动了枪?怎么就警察反而被人挟持了?

房间里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江枫和李冰薇的动作是有多暧昧。一个身体趴着,屁股撅着。一个直立站着,下半身紧贴着趴着那人的屁股……

不过还好,总算江枫自己也没注意到这个姿势的暧昧,所以没起什么生理反应。否则若是他那“小江枫”不安分的跳动两下,那一切就好玩儿了。

不知道是不是怕什么来什么,李冰薇怒喝一声:“放了我!”,然后身体挣扎扭动着。

江枫因为右手拿着枪,左手反曲了李冰薇的手,两腿又夹着李冰薇的脚。所以他下意识地就前后摇了一下腰,撞了一下李冰薇的臀部说道:“叫你不准动,听见没有!”

“你这是袭警!”李冰薇再次挣扎扭动起来,她在杭城警界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岂能被人如此挟持着,这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所以李冰薇岂能安分。

“叫你别动你没听见是吧?”江枫又撞了李冰薇一下。

“放开我……”李冰薇继续挣扎。

江枫突然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他赶紧叫道:“喂喂喂……别动,别动啊……”

而李冰薇神奇般的竟然听了江枫的话,果然没动了。不仅仅是没动,并且整个人像是看了美杜莎的眼睛变成石头人了一般,全身都僵硬了。

为何会如此?因为……因为她感觉到有根东西顶住了自己的……臀部。傻瓜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哪怕李冰薇真的还没有交过男朋友。

“啊!!!”李冰薇尖叫一声,这一声若是让帕瓦罗蒂听见恐怕从此再也不敢说自己是什么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了。

江枫也是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李冰薇。

李冰薇转身过来重重地一脚踢在江枫的膝盖上,然后重新夺回警枪,大叫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三个男警察赶紧冲上来抓住李冰薇的手,不停地劝道:“别冲动,别冲动啊李队……”

李冰薇气得全身发抖,最后深深吸了口气后吼道:“把他给我带回所里去!”

说完,李冰薇一把甩开三个男警察,然后把警枪插进后腰的枪套里面转身便走出了韩初雪的房间。

江枫直起身来,三个男警察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毕竟是能够正面制服警界女暴龙李冰薇的存在,三人都有些忌惮。

江枫转身对韩初雪道:“很明显,那女警察生气了。她若是告我一个‘抢警枪’,‘袭警’的罪名,那我就是被你害进牢里去的。所以别傻愣着了,打电话给你老爸,让他赶紧想办法救我。”

“啊?哦……”韩初雪点了点头。

点完头了她这才想起来,不对啊,我这为什么要点头?

江枫对那三个男警察道:“你们肯定不会用警拷拷我吧?放心,我不会反抗的。”

年纪最大的那个警察道:“活神仙,我相信你,走吧,跟我们去所里走一趟,我一会儿帮你劝劝李队。”

临出门,江枫还转头对韩初雪说了句:“替我照顾好狗蛋儿……”

第3章 囚车里算命

派出所出警的警车一边都是经过改装的面包车,前面一半是座位,后面一半是个关嫌疑犯的小铁仓。江枫此刻就被关在铁仓之中。

年纪最大那个警察周海自告奋勇的选择了陪江枫蹲在铁仓里面,对李冰薇的说法自然是看管犯人,而实际上却是来找江枫指点迷津的。

周海道:“活神仙,你会看相啊?”

江枫点了下头,道:“略懂一二。另外我叫江枫,‘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江枫。不是什么活神仙。”

“都一样,都一样。”周海点着头,说道:“刚才你给我们李队算的那个,算得可真准。您看能不能给我也算算,算算我的……”

未等周海说完,江枫开口说道:“不用算了,我的建议是离。”

“啊?”周海顿时愣住了,脸上露出被人看穿心事的慌张。

江枫道:“你的眉毛眉头稀疏,眉尾松散,是标准的八字眉。此眉主生活富足,但婚姻多变故,难续香火。而你左眼角一颗痣恰对耳尖,此痣名叫‘妻出’,意思是你的妻子会背叛你。

我见你强颜欢笑,眉头愁云纠结不散,想必你妻子出轨的事你已经知道了。既然放不下,何不放人家自由?别人快乐,你也解脱不是一举两得吗?”

刚刚还一副老油条模样的周海眼眶顿时一红,他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其实也不怪她。她喜欢孩子,可是我精/子存活率太低,不可能有孩子的。活神仙你说的对,我是应该放下了。”

江枫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你有了这个决定,那我可以透露一句给你,你的眼睛圆小,眼皮上下有横陈细纹。这是典型的龟眼,主健康长寿,晚年美满幸福。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结束这段姻缘以后,还有一段更好的姻缘在等待着你。”

“真的吗?”周海此刻已经完全相信了江枫,他有些兴奋地追问道:“那活神仙,我要怎么样才能碰到那段姻缘?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这辈子有儿女?”

“这……”江枫一下沉默了。

这堪舆风水相士能以奇法推演人的过去未来,此为预料天机。如果只是将已经真实存在的说出来这还好一点,但若是提前把还未发生的事告诉给别人,那就是干预天机,是会遭受天谴的。

修道之人五弊三缺必犯其一,所谓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就是“钱、命、权”。江枫恰好犯的是钱缺。

原本他身上的业报就不小,以致于身上的钱从未超出过五十块,现在若是再告诉周海如何去结识二段良缘,如何留下子嗣传承香火,那恐怕这最近会有报应。

江枫想了想后问周海:“身上有没有一块钱的硬币?”

“有。”周海赶紧摸了一枚硬币出来递给江枫。

江枫将硬币拿到身后握在手中,然后双手握着拳头对周海道:“你猜哪只手里有硬币,猜中了我就告诉你如何能遇上你的良缘,如何能有子嗣继承香火。猜不中的话就代表我们没有缘分,我就不能把这些告诉你了。”

“哦,好。”周海仔细打量着江枫两个拳头,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江枫的眼睛。一般来说当警察的人观察力都很不错,所以能够凭借人眼神的变化判断出一些端倪。

但是周海看向江枫时这一招就不管用了,因为江枫直接闭上了眼睛。

周海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高人了。可江枫算得越是准他现在就越是紧张,因为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妻儿子女的问题,一点儿都马虎不得。

周海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住江枫的右手道:“我选这只手。”

江枫将手摊开,里面果然有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江枫摇头叹了一声:“天意。”

周海一看自己猜中了,兴奋地低呼了一声,忍不住挥了挥手拳头,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江枫。

江枫道:“测姻缘会比较麻烦,你写个字吧,我帮你测一测。”

“好。”周海想了想,说道:“最近心情不好,人都瘦了七八斤。我就写个‘斤’字吧。”说完,周海用手指在江枫的手掌心里写了个“斤”字。

江枫笑了笑,道:“你写的是个‘斤’字,但是我们现在却是在车上,那等于‘斤’字在走。‘斤’字下面一个‘走’字旁就是一个‘近’字。看来你的良缘离你很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同事。”

“很近,同事?”周海下意识地扭头,透过铁仓的窗户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冰薇,因为这车里几个人里面就她一个是女的。

周海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巴,一脸惊悚地模样低呼道:“不会吧,没这么倒霉吧?”

他话刚说完,车一下停了。经常小王把车子的尾箱门打开,笑着对周海说道:“周哥,憋坏了吧?”

“到了?”周海跳下车,然后赶紧转身伸手去接江枫,“活神仙,您小心着点儿。”

江枫推开周海的手,自己跳了下去。他淡淡地说了句:“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活神仙。”

“周哥,原来你在这儿啊。”伴随着一声呼叫,一道淡淡的兰花香味袭来。

周海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所里的户籍民警刘可迪。周海笑着问道:“可迪妹子,找我有事吗?”

刘可迪摇了下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问你明天有没有空,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刘奶奶家。”

“刘奶奶?”周海想了一下问:“就是上一次我背上五楼的那个刘奶奶?”

“对的。”刘可迪点点头,道:“刘奶奶的房子被开发商高价收购了,开发商给她赔了一套新房子,她得先迁了户籍才能办房产证,所以我想你陪我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了她的。”

“这种事儿你一个人去不就行了吧,非拉上我干嘛?”周海心里这样想,但面子上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如果明天没什么事儿我就陪你去吧。”

“诶,谢谢周哥。”说完,刘可迪递过一个保温壶给周海道:“我今天炖人参乌鸡汤的时候炖多了点儿,记得上次你说你喜欢喝,所以我顺便带点儿来给你尝尝,手艺不好可不要嫌弃哦。”

“哪里话,难得你有这心,多谢了。”周海大咧咧地接过刘可迪手中的保温壶。

刘可迪对周海摆摆手道:“那我先走了周哥。”说完,刘可迪好像逃也似的跑了。

周海看着刘可迪的背影,忍不住说了句:“年轻人就是风风火火的。”

江枫忍不住走过去敲了一下周海的脑袋,说道:“就你傻。你说一句喜欢喝人参乌鸡汤,人家就‘顺便’炖了。然后‘顺便’炖多了,然后还‘顺便’买了个新的保温壶,‘顺便’带给你尝尝。难违我给你批了句‘良缘很近,应是同事。’这都还不懂。”

周海一听,立刻拿着自己手中的保温壶看了看。可不就是崭新的吗?什么叫当局者迷周海这次算是彻底明白了,他转头看向江枫,欣喜若狂。

“活神仙,你可真是我的活神仙呐。”周海赶紧抱着江枫的手,低声问道:“活神仙,赶紧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有子女?快点指点指点我。只要你给我说办法,我给你跪下都成。”

说着,周海还真就作势准备下跪了。

江枫伸手扶住他,笑着低声说道:“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多做好事积福积德,因果报应之下,什么都会有的。”

说完,江枫在身上摸了一下,他手指缝中夹了一根银针,未等周海注意,江枫拍了一下他的腰部,笑着说道:“另外还得多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

“多做好事,不要太过劳累?”周海听后重重地点了下头,说道:“好,我一定多做好事。”

江枫听后拍了拍周海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说道:“好事哪有那么多等你去做啊,不过眼前倒是有一件。比如帮我洗刷冤屈什么的……”

周海一听顿时愣神了,紧接着就嘴一咧,惨声叫道:“哎呀……糟了,肚子疼,肚子好疼啊……小王,快点帮我把活神仙带进所里去,我要去一趟医院。哎哟我的天啊,我这个不争气的肚子……”

江枫一听气得脸都白了,对着飞快逃走的周海就大声叫道:“忘恩负义,我诅咒你七天不举!”

“七天不举也比惹怒女暴龙强!”

话音刚落,那个叫小王的民警过来了。

小王爷笑着问江枫:“额……大哥,你刚才给咱们李队算的那可真叫一个准,你能不能给我也算算?”

江枫看了小王一眼,问道:“算什么?”

“算姻缘,就算算我什么时候能有女朋友。”小王笑着说道。

江枫看了小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得陇望蜀,朝三暮四。脚踏两条船还故意在我面前炫耀,迟早两条船都得沉。桃花太多便是劫,自己好自为之吧。”

Copyright © 延边旅游本地群@2017